當前位置:您現在的位置: 美女圖片 >> 大陸女明星 >> 正文
陳升和劉若英圖片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在桃色蛋白質里看到一期訪談陳升和劉若英的節目,極有感觸。本來很少看臺灣綜藝,只是常在BT上面下載電影,偶爾見這期是做陳升,因為喜歡他,便順手下了來看,沒想受到大撼動。
      
      這期節目其實是給劉若英的,陳升作為嘉賓參加,他們多年師徒,且很久沒見。但實際上主角從頭到尾變成了陳升,因為劉若英一開場就崩潰了。整個節目,她基本沒有辦法好好說話,只一直在哭,一直在哭。她喊他師父,可大家都看得出不僅僅是師父。陳升講話的時候,她抬起淚眼一瞬不瞬注視他,百轉千徊。
      
      陳升的話并不多,字字掂量。他所有的話都是對著劉若英說的。
      他說:你不要把自己的專輯貿然送人,這不是名片,也不是你嫁入豪門的跳板。它是付出了我們的生命,我們的精神在里面的,不可以隨便送給別人。
      他說,一個有天分的女人,試圖想要做強人,其實是蠻苦的。
      他說,當在亞太影展,劉若英成為影后之后,我就對她說,你可以離開了,不要再黏我。你有你的夢,我有我的事情要做。我會是那種永遠都讓你找不到的爸爸,而不是一個每天問你是否回來吃飯的爸爸。你不會找到我的。
      他說,你一個女人,永遠不要對別人和盤托出。因為你將來是要嫁人的。如果都交出去了,那么等結婚的時候,還拿什么留給你丈夫呢?
      
      在臺灣藝能界,有幾個人是了出名的難搞,陳升位列前三。他極難得肯出鏡,話又少,且絕不會按采訪者的意圖進行。在節目里他拿了一杯紅酒,偶爾喝一口,當劉若英哭到進行不下去時,他就說,給你們唱首歌吧。奶茶要聽什么?
      劉若英說,風箏。
      于是助理彈吉他,他伸著腿慢悠悠唱:因為我知道你是個,容易擔心的小孩子。
      他很少看她,看,就很專注。她一直努力忍著眼淚。
      我是一個貪玩又自由的風箏,每天都會讓你擔憂。聽到這里劉若英猝然一笑,表情可憐而失措。當最后“所以我會在烏云來時,輕輕滑落在你懷中”時,陳升做了一個小小的張開翅膀的手勢。劉若英眼淚嘩啦掉下來。
      
      候佩岑問陳升:你有沒有喜歡過奶茶呢?
      陳升定了幾秒鐘,說,我不喜歡她,干嗎幫她做這么多的事?你當我白癡嗎?
      
      陳升說,她挑《風箏》這個歌是有道理的。我記得她有一次在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打電話回來給我,說她在甘肅省的銀川,她是和鈕承澤一起去拍戲。那時候電話都不是很流行。我接到電話是在辦公室,她說她跟鈕承澤開車開了四五個鐘頭才找到一個電話,然后打回來,跟我報告說“我很好,我很好,我很好”。——銀川。那么遠。后來我就把地圖攤開來看,在辦公室,在地圖上找,甘肅省銀川,這么遠。
      所以她挑那個歌,風箏。她一開始就跟我說“如果,我有問題,你可不可以來找我?”老實講,蕭言中,她跑那么遠,我們怎么接得到呢?……你知道那個像小孩子拉風箏,奶茶已經跑那么遠、跑那么遠、跑那么遠……然后那個風箏掉下來的時候,我們都沒有辦法接到了。佩岑,我接不到了,我接不到……
      陳升搖著頭,聲音很慢。我接不到了。
      
      劉若英狂哭,語無倫次:可是那根線還是沒有斷啊,它還在,它還在你的手上啊,就算我掉下來了,你還是可以拉著那根線,一直找找找找找……就會找到我在哪里啊。
      陳升微笑看她,你白癡啊,怎么可能呢?
      
      整個節目里語陳升氣起伏最大的一段話,是說劉若英的戀愛。
      他說,我覺得只要是一個女生,就應該有一個羅里八嗦的、或者是個討人厭的家伙,隨便,隨便一個,去保護她。隨便就好了——隨便!只要有一個人可以去保護她。司機老王啊或者什么的都可以,隨便,可是,你現在是怎么了呢?——他對劉若英伸出雙手,質問她:你現在是怎么了呢?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么?這是我最介意的一件事了!
      
      劉若英茫然失笑,無言以對。她垂下的眼睛里有絕望。或許她在想,既然應該有一個男人來保護她,既然是隨便、隨便的一個就好,那為何,不可以是你呢?這種聽起來關切至深的言語,其實包含了多么置身事外的拒絕在里面。它不會令人寬慰,只會徹底心碎。
      
      我很少看到這樣失控的采訪場面,掩飾的情感,深切的期望,刻意的距離,自始至終的眼淚。劉若英如果不是在哭,就是冒出突兀的傻笑,或者環顧左右而言它。她的緊張和手足無措十分明顯。她一直對候佩岑說,我們很久沒見了。我都很少見到他,他不肯見我,也不肯來聽我演唱會。他都不要見我。
      陳升說,你有你的路,我有我的事要做。我的事情還沒有做完。你不會帶動我的,你今后要去的任何地方,其實都不關我的事了。你不會找到我。
      陳升說,好了,我給你們唱歌吧。都不要哭了。
      他在前奏階段時候很認真的豎起指頭,對候佩岑和劉若英說:不要再打擾我,OK?做完這期節目我就閃了,佩岑,你不要再叫我來了,我很忙,我要去做我的事。奶茶,你也去忙你大陸演唱會的事。我們大家再見,好嗎?
      劉若英扭過頭勉強笑,勉強笑。
      
      陳升定定的看著她唱:
      送你到火車頭
      回頭我也要走
      雙人放手就來自由飛,自由飛
      不是我不肯等
      時代已經不同
      每個人有自己的想法
      你要保重啊
      等來是一場空
      每個人有自己的愿望
      辜負著青春夢青春夢
      
      哭。還是哭。
      
      候佩岑問劉若英,奶茶,你可不可以告訴我,為什么女人聽到他講話,就會沒有辦法控制要哭?
      劉若英說:我覺得是這樣,你看到他,你就會覺得原形畢露,你覺得你做任何補妝啊、弄任何外表的東西,都會覺得自己很虛偽,很假。因為他太真實了,他是關心人心里面的東西。所以我常常覺得我和他之間是沉默就可以了。前幾年,有時候,我有覺得自己拼不下去的時候,我就會去開車去他在的地方,走進去,他看到我,就摸一摸我的頭。然后我就好了,我看到他我就覺得我好了。我就走了。
      
      陳升點點頭,沒有再說什么,拿出口琴唱了最后一曲《然而》。
      然而你永遠不會知道
      我有多么的喜歡
      有個早晨我發現你在我身旁
      然而你永遠不會知道
      我有多么的悲傷
      每個夜晚再也不能陪伴你
      有一句話我一定要對你說
      我會在遙遠地方等你
      直到你已經不再悲傷
      i want you freedom like a bird
      
      劉若英含淚和他一起唱:I want you freedom like a bird……陳升唱歌時,始終微笑看著她。這是最后一曲,唱完,就會離開,從他的表情里可以看出他的決心。
      
        這么多年來,他對我講的話我都記得。有時候我也恨自己,為什么沒有辦法跟他一樣都做得到。劉若英說,看到他,我就會覺得很慚愧。但是真的我都有記得。真的。
      
      ——這是12月15日的桃色蛋白質,有興趣自己去下載來看吧,再多,也不知道要說什么好了。或許每個人從里面看到的東西也都不一樣罷。

    100樓以后有視頻鏈接地址

    劉若英面對陳升泣不成聲
    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本站屬正規明星新聞站,內容不含任何淫穢色情性質,請你以正確的態度對待每一張新聞娛樂圖片。
    版權所有 © 《寶駿哥美女網》主題 Power By 寶駿哥美女網
    国足世界杯预选赛赛程直播